追光者,不会永远一无所有

光阴荏苒,再度回到学校,自己已不惑之年,而学校正在筹备60年校庆。

1958-1978-1998-2018,如果以20年为一个刻度,我们这一代,和学校竟然只相差一个刻度。当年穿着学校40周年校庆的体恤衫在计算机中心成长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40岁的自己会再度回到筹备60年校庆的学校——还带着自己的孩子。

主楼北面广场有一尊雕塑,“追光”。2017年学校的宣传片,以此命名。宣传片中提及:光是色彩,绚烂了平凡的世界,光是能量,我们一直在追寻。宣传片的主题,自然是学校的优势:光学。对于“追光”二字,在我理解,不仅应当是追寻科技之光,还应当追寻人文之光。

在互联网寻找YWSY痕迹的时候,在长春师范学院百度贴吧里面看见一个2008年的帖子,他们的BBS流浪者说:“希望我建的论坛能像理工的一无所有BBS一样一直坚持下去。 ”可惜的是,我们也没有一直坚持下去。一无所有BBS,终究消失在了浩茫的互联网空间。

这不是个案。

当然,现在讨论BBS,多少有些不合时宜——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曾经对其中一个方面的原因感慨过:

从Internet 0.1到Web 1.0再到Web 2.0,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每次技术的进步,都摧毁着技术人文主义者的理想天堂。Telnet BBS走了,Web Forum傻了,人们兴高采烈的迎接Web2.0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是对“大教堂模式”的颠覆,“市集模式”的启动,去中心化,没有了共建大教堂的热情,每个人都自说自话,碎片化,碎片化,碎片化……即便是Blog,也被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侵蚀着,什么trackback,什么RSS,都是浮云。

互联网已经从当初的从精神层面迅速蜕变为物质层面。神话时代结束了,互联网迅速的蜕变为工具,互联网的内涵,是商业、是新经济,却和人文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了。以前的人们,将生活里面不敢说不想说不能说的,都诉诸互联网,而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了,安心坐在计算机面前的人少了,人们的时间更多的低头瞅着手机屏幕,渐渐淡忘了正襟危坐的传统上网——分享着食物、分享着风景、分享着心情,却很少分享精神世界了。没有键盘的智能手机取代了有键盘的功能手机,也取代了有键盘的电脑。这十年,是键盘消失的十年,也是自省消失的十年。

是的,精神世界崩塌了,不仅仅在网络,现实生活里,人们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张爱玲曾在《半生缘》里写道,“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即便成功如朴树,在演唱《送别》之前曾轻轻地说“有的时候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觉得在音乐里面的时候,即使唱最悲伤的歌也觉得是享受。”而演唱至“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时,哽咽、哭泣……我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但我们的幸福感越来越差。我们很忙,但我们很少自醒。我们也许反思,但我们没有答案。

带着孩子在篮球场玩耍的时候看着潮气蓬勃的同学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他们,中间隔着一个代沟——可不是么,今年我的侄女也要上大学了……他们的所思所想我们已经陌生,我们的所思所想,他们也未必理解。只是我还奢望,学校的新来的学子们,能够知道什么是BBS,咱学校也曾经有过BBS。正如人的一生会经历过三次死亡一样,当这世界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亡,这一刻将是真正的死亡。从此,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 BBS也是一样……

但是,我还记得,我们还记得,无论是净月坛,还是一无所有,它们都来过这个世界……即便、也许,在学校官方的校史上,永远不会记录净月坛,更不会记录一无所有。

其实,学校应该骄傲,学校曾经有过净月坛、有过一无所有,有过那么一群有着梦和理想的追光者。

而,追光者,不会永远一无所有……

此条目发表在 原创精华, 木鱼琐语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