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自然码

自然码

从KV误杀自然码说开去

  最近关于误杀的话题很多,今天就聊聊这个吧。   前段时间,自然码用户黄连反映自己的自然码被KV2007删除了,刚才一开机,刚切换到自然码,KV2007一下就弹出警告窗口:发现病毒,已经删除~~~,在zrm安装目录一浏览,好家伙!exe都有毒……我的是ZRM6.68,KV2007。在QQ群中也有人有类似的情况,具体如图:      周志农先生解释说:   江民公司已经在19日中午(出现错误16小时之后)更新的病毒库,以后不会再误报了。   但被误删过之后,会在 C:\Program Files\JiangMin\AntiVirus\KSysMon.def 中记录删除信息。这个信息会导致以后一直都无法使用被删文件。   有用户已经遇到升级或关掉江民杀毒后仍不能正常安装自然码的情况。   遇到这个情况必须手工删除C:\Program Files\JiangMin\AntiVirus\KSysMon.def文件中关于自然码的被屏蔽文件,或将整个文件删除。   删掉之后要重新启动计算机,之后再安装或升级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类似杀毒软件病毒库出现问题,造成各种各样的故障的情况,我遇到过多次,最严重的情况是在服务器上,KV导致Oracle无法启动监听程序,造成数据库没有办法使用,后来也同样是升级了病毒库就解决问题了。   其实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时代。要么选择一个中庸的杀毒软件,几百年也不报一个病毒,要么选择一个挑剔的软件,看不顺眼的都统统删除,就像诺顿误杀XP一样。   感觉现在的情况有点像俄国和日本在中国东北打仗。以前流氓软件如是,现在连杀毒软件和病毒打仗都殃及操作系统,战争的地方恰恰是属于用户自己的计算机,用户却不能插手,无辜的用户。   不过,无辜的用户也是无知的用户,一般来讲,我拿到普通用户的电脑,找到20几个流氓软件,3000来个病毒是家常便饭,这更加凸现出OS固件化的必要性,用户不需要杀毒软件,这东西没用,只是无休止的侵吞着我们的财产。就像猫和老鼠一样,杀毒软件是不可能让所有病毒消失殆尽的,病毒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也许,我们真的应该考虑NC了,或者考虑操作系统固件化。现在的普通用户,多半是使用操作系统、IE、QQ等,将来只出品捆绑了常用软件的操作系统固件,这样就不会存在病毒问题了。当然,如果用户想安装什么软件,对不起,请到售后中心升级固件,每次按照软件不同,收取不同的费用,这样还顺便解决了盗版问题,岂不双赢?   现在的影子系统不就是代表着一种趋势么?我想,终究会有硬件固件化的一天。   ——在计算机业界,软件固化、固件软化,是经常发生变化的。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百无聊赖,利用正版

  很久没摸这台电脑了,将近有一年了吧?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安装新版本的杀毒软件,结果果然在安装的过程中,在内存里面找到一个病毒。   之后就是安装了IE7中文版、WMP11,这两个都是要正版认证的,还有一个属于Windows正版增值计划的小程序,农历程序。   要说IE7中文版比当初我急急忙忙的安装的英文版要好一些,多了一些功能,而且似乎更亲切~安全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甚至连瑞星卡卡都被禁止安装了(允许之后当然可以安装)其实我觉得IE7有个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直接阅读Feed。   看着一年前的自然码,真的很深切的感受到,自然码一年来在外观上很大的进步。

发表在 信息技术,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希望Google打造三位一体的输入法

  最近一直为劳苦大众能有一款完美的输入法鼓与呼,说直白一点,就是希望Google能够斥资收购自然码和黑马。也许备用ID的观点代表着普通输入法用户的观点吧:   自然码要钱的,黑马也是要钱的,对于我们这些拿来主义者,好像不太现实,自然码再怎么好也没有用,不适合大众的推广……想着Google收购自然码、黑马吧。不过现在的Google拼音鄙人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比我用过的紫光,智能ABC,微软拼音啥的强。毕竟最重要的是:简单的投入成本——习惯摆在那里——迁移很简单,加上确实比较智能,比较适合人的思维角度来打字。   实际上,谷歌拼音、自然码和黑马各有特色,如果凭借Google的实力将三者整合起来,打造一个三位一体的输入法,我想真的是所有输入法用户的福音。   1、谷歌拼音(市场强势)   谷歌拼音目前没有太多的闪光点,主要是在线词库,但是自身强大的资源,足以傲视所有的输入法。   2、自然码(单字编码+专业词库+多功能平台)   自然码的主要特色是双拼+形实现极低的单字重码率,丰富的词库(你能想象很方便的输入化学分子式么?能想象输入lvjx就直接打出“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的诗句么?),加上从黑马引进语句转换核心技术,几乎成为很多特色的集大成者。所欠缺的,是强大的市场推广能力。   3、黑马(语料库)   黑马的主要特色是多达120亿汉字的超大规模语料库来实现语句输入的高准确率。   不是传言百度也要做输入法么?而且还不仅仅是拼音输入法,而是一个输入法平台。传言中,百度把输入法市场分为两个层次:使用拼音输入法的低端用户和使用五笔等专业打字的高端用户。如果Google仅仅收购黑马,仅仅专著拼音输入法领域,很显然刚刚起步就被百度甩在身后。这种情况下,Google更是需要将自然码及早收入麾下——自然五笔也是非常成熟的功能了。   大家想象如果有这么一款免费的输入法,将是多么的美妙:   1、输入语句时,几乎不用选字(借助语料库实现语句输入的高准确率);   2、输入单字时,几乎不用选字(借助双拼+形实现极低的单字重码率);   3、盲打的时候,能够听见语音校对(自然码语音朗读功能);   4、将自己写过的文章读入输入法,并且上传至自己的网络空间,随身携带(自然码文风学习功能+谷歌拼音网上词库功能)   5、可以在全拼、双拼、五笔等输入法中自由切换(自然码实现的输入法平台功能)   6、自由输出多种格式:简体、繁体、拼音、内码等等(自然码实现的输出转换功能)   7、英文单词校对(自然码和谷歌拼音都具备的功能)   8、自己不会发音的汉字用其偏旁部首的拼音录入(自然码的难字切形输入功能)   9、装到U盘,随身携带(自然码的U盘安装功能)   ……   ān dé ɡuǎnɡ shà qiān wàn jiān ,dà pì tiān xià hán shì jù huān yán   (切换至自然码拼音输出功能录入以上拼音)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谷歌拼音半月谈

谷歌拼音半月谈   2007年4月4日~2007年4月19日,谷歌拼音诞生半个月了。也许日子选的非常不好吧,谷歌拼音命运多桀,刚出生没多久就被“词库门”困扰。我们访问它的网站,除了16(修正自然双拼方案等)、17(词库等)而升级的版本外,这么久都没有动静了。是谷歌拼音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了么?我看不是——谷歌拼音远不完美。   作为拼音输入法的发展方向,也许有四个:   1、依赖辅助码(或者更高级一点,采用自然码的形码)降低重码;   事实上,最早的拼音输入法,都没有考虑辅助码的问题,但是由于严重的重码问题,使用其他一些花哨的技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所以正如自然码之父周志农先生所说,“火火的那些输入法再发展,就会考虑到辅助码的问题了”。事实上,这个在很多拼音输入法上已经体现了,但是却是不彻底的体现。   要说辅助码方式,最高级的就是自然码的形码。   当年自然码(音形码)和五笔字型(形码)争天下的时候,能够三分天下有其一,和自然码双拼加形的极低的重码率和极高的学习速度密不可分。现在的其他拼音类输入法,仅仅在汉字的横竖撇捺折上做些工作,完全没有做到像自然码一样使用偏旁的声母(自然码形码的一般规则)来减少重码。这个方式,被自然码称为字词方式,依然为老自然码用户所钟爱。这种发展方式,优点就是可以做到输入法的尺寸很小,速度可以很快(可以和五笔字型一争高下),缺点就是为了高效率、少重码,某些偏旁并非自己的声母发音,增加了记忆负担。   2、依赖语料的语句输入(比如自然码,智能狂拼,黑马等);   我们知道,自然码和智能狂拼都挂接了黑马的语料库,这种依赖语料库达到完美语句输入也是一种解决方案,只是这种方式,将导致输入法非常巨大,非一般用户所能接受。作为专业用户(比如“想打”的人们),基于效率和不破坏思维,可以接受这些巨大的语料库达到完美的输入效果。   3、依赖语法的语句输入(比如微软拼音2003);   具体技术细节不太清楚,但是从微软拼音2003的70M的尺寸也是有些难以接受(后面倒是发行了精简版,20M)   4、依赖人工智能的语句输入。   搜狗在其六点声明里提到“独立利用搜索引擎技术对发展人工智能做出的开创性贡献”,虽然我对搜狗拼音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贡献持非常严重的保留态度,但是“人工智能”的确是输入法应该走的一条道路。遗憾的是,语言文字学和人工智能的学术研究虽然比较多,但是真正用到输入法的几乎没有。   事实上,我宁愿相信,Google在低调的发展谷歌拼音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从Google资助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可略见端倪。以创新和技术为支撑的Google,会不会将AI用于输入法呢?我殷切的期待。说句实话,搜索和输入法,在某些方面,真的有相通之处。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吧:   1、谷歌拼音辜负了大家的期望,半个月都没有升级了。   2、拼音输入法加辅助码/形码降低重码率(或者说减少翻页)是必由之路,而自然码在这方面已经等其他拼音输入法十几年了。   3、语料方式的语句输入法并非完美的解决方案,但是在现阶段技术条件下,也是最理想的解决方案了,适合高端用户使用。   4、期望有一款输入法能真正AI起来。   Keepwalking说,“拼命叫嚣着的输入法们,他们的欲望太复杂,输入法本身的完善,恐怕远远不是放在第一位的考虑。”我只希望,在这个喧嚣的商业社会里,少些炒作,而能用心、用技术来做输入法,给大家献上一款真正完美的中文输入法。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第三条道路:也谈谈输入法

  他们都说最近是输入法的节日,这可不,大家看输入法的话题都看烦了。但静下心来,我们仔细想想,我们真的有一个完美的输入法么?   没有,正如keso说的一样。   很多人难以理解王小峰说的“狗歌是两个垃圾输入法”的说法(一、二、三),很多人在使用“只能”ABC之后用上了紫光,就觉得紫光是非常舒服的输入法了,也就容忍了紫光的不稳定。有了搜狗拼音以后,更觉得我们的生活多美好,搜狗拼音不仅稳定,而且还能自动同步网络词库。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使用过更加高档的输入法,比如黑马,比如自然码。   黑马的语料库是非常丰富的,因为自然码也挂接了黑马,所以我对这一点理解非常深刻。搜狗拼音说自己“使中国人的输入速度提高一至两倍,在中国迅速崛起的大背景下,将使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以更快速的方法占有和形成全球互联网的话语权,是对中华文明的重大贡献”。如果真的这样,我不知道自然码积累多年的各类专业词库算怎样的贡献。要说传承,我想自然码的词库方向才是正确的方向。从互联网取词,算了吧,没有输入法的时候,“只能”ABC的一个“斑竹”就已经遗臭万年了,互联网上以讹传讹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不关心这些所谓的最新词库。   我曾经说过,“谷歌拼音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亮点,自然码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焦点”。这是我的肺腑之言。无论谷歌还是搜狗,都缺乏足够的亮点,真正优秀的输入法却缺乏相应的焦点。自然码、黑马的使用者,往往都是文字工作者,比如刘韧,比如洪波,比如王小峰等等。他们对输入法的要求比较高,所以选择了自然码、黑马这类的输入法,这种输入法,才能满足自己输入汉字的要求,才能让自己能从容的像搜狗拼音一样对“中华文明有重大贡献”,而不至于打出“斑竹”遗毒后世。   如果谷歌、搜狗分别算第一条第二条道路,那么自然码、黑马等就算第三条道路(专业词库)。如果拼音输入法、五笔输入法分别算第一条第二条道路,那么自然码、黑马等就算第三条道路(音形码)。如果上网聊天、专业录入算第一条第二条道路,那么自然码、黑马等就算第三条道路(文字工作者)。目前极为流行的拼音输入法(包括谷歌、搜狗、紫光、加加等)是占领的拼音输入法的大众人群,而自然码、黑马等占领的是进行文字创作的少众人群,在这次纷争之外的五笔用户,一部分是专业的文字录入人员,一部分是在全民学五笔浪潮中遗留下来的,现在很少有主动学习五笔了。(这里说到五笔,五笔真的优秀么?在吴越的《哪一种汉字输入法最好?》文中提到,“经过我……十几年……的比较,我认为音码中比较好的是自然码,形码中比较好的是表形码。”而表形码的作者最终是如何的呢?大家有空可以看看这篇文章。)   洪波曾经说过:“我觉得,世界上还是懒人多,科技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懒人的。以前,会五笔就能找到工作,那时候家长让孩子学电脑,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学五笔。所以,哪怕只是为了找个工作,也要学好五笔。现在计算机普及了,没人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去学习输入法,所以最笨的拼音输入法也就发展了,有了整句输入,不完整拼音输入,……科技必须照顾懒人,只要能让人们方便一点儿,就是进步。如果写字是你的职业,那么花点儿时间和精力掌握一种能提高效率的输入法,还是划算的。”   我在想,如果优秀的输入法作者能够不为几斗米折腰而辛辛苦苦的制作商业化的输入法,优秀的输入法能够由强势的企业免费推广,让大家都体验到真正的流畅的汉字输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既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不可能放弃键盘输入,又不可能花钱去买一个输入法软件,那么由有实力的商家推广免费的优秀的输入法也成为一种选择。   持这种观点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不是有传言Google要收购黑马么?不是有建议Google收购加加么,我想大家都是这么一个目的。其实,作为普通用户,要求的,仅仅是免费流畅优美的输入法,仅此而已。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如果……周先生进入Google

1.自然码是高雅的输入法,Google是高雅的搜索引擎,两者文化非常相近。 2.自然码的优秀加上Google的美誉,绝对是非常的般配。 3.谷歌拼音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亮点,自然码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焦点; 4.李开复与其弄个20%的试验品被对手纠缠不放,还不如直接收购自然码。 5.周先生应该不用操心自然码的前途,Google的企业文化也能容纳周先生的风格; 6.周先生可以放下背负多年的悲情英雄的称号,真正的在输入法领域叱诧风云、春风得意; 7.Google也得到了中国汉字输入法领域的专家。 8.谷歌拼音也会将搜狗拼音等抛弃在身后,一骑绝尘。 本Blog在Donews的链接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输入法远不完美

  Google推出了谷歌拼音,试用之后,没有感觉眼前一亮——因为很多功能,并不见得创新,更为主要的是,内置的“自然码”,居然是使用零声母方案的自然码,用惯了自然码的我,一点也不习惯。使用一个输入法需要很多理由,但放弃一个输入法只需要一个理由,至少现在,仅因为这个零声母方案,我就不会选择谷歌拼音。   谷歌拼音最大的突破是在线个人词库,通过登录Gmail的帐号实现了个人词库网络同步,实现了人们在任何一台计算机上再次登录时同步使用自己习惯的个人词库的愿望。Google自己描述为:如果您选择使用网络同步功能,谷歌输入法将个人字典和打字习惯储存在谷歌服务器上,不管您在哪台电脑,您只需登录谷歌帐号就可以恢复您完整的中文输入环境。谷歌拼音输入法是您真正的个性化的输入法。   周志农先生以一己之力开创了自然码的一片天地,至今仍然在输入法中遥遥领先,不得不让人钦佩。然而在互联网时代,自然码却藏在深闺无人识,真的让人扼腕。   但是,输入法远不完美,自然码亦然。自然码也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只是限于精力,周志农先生还没有处理,希望自然码早日迎来完美的一天,在这场即将来临的输入法大战中占的半壁江山!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不管这篇文章是否客观,下面这句话简直让人作呕,搜狗输入法所谓新兴的输入法,也没有必要在枪文里这样露骨的表白啊: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过去的老牌拼音输入法如果不自加压力、不思进取,则其地位必然会被后来者所代替,只有满足用户需要、不断创新,为用户带来新鲜体验的拼音输入法才能在市场中永领风骚。 ——有感《拼音输入法功能大比拼》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圣诞节了

  往年的圣诞节,都是在市中心过的,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不知道是否能够出去。   上午把万恶的职称计算机考了,也许能90多分吧,想起上次一个某个计算机考试,2分钟就把所有的题做了,万恶的制度,教条呆板。   PS:我现在才体会到自然码是多么的不方便啊。本来我打字如飞的,今天参加那个破考试,没有自然码,害得我只能打智能ABC。虽然比普通速度来说不慢,但是贼没面子:)   PS2:刚刚收到晶晶的E-mail,结果回复不了。关于自然码的,说是在哪里下载比较好。其实我自己制作了一个第三方的网站http://zrm.muyu.org/,里面有一些好东东。选择版本,目前最建议自然码2006网络教学版(v6.62):http://www.acsy.com-a.googlepages.com/ZRM2006.exe这个版本。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

由五笔字型高调推出想到的

  我们知道,最近,五笔字型高调推出了手机输入法。   对于五笔字型,我谈不上讨厌,当然,也谈不上喜欢。在那个年代,学习五笔字型就是学习电脑,但是即便是那种情况下,我也没有因为顾及现实的利益而学习五笔字型。   现实的利益,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只是当时大学《计算机基础》里面,有五笔字型的章节,而且在期末考试中占了5分(百分制)——但我就是没有学习,没有理会这5分。   我为什么不学习五笔字型呢?因为我不喜欢记忆字根,再加之当时已经有言论说五笔字型是破坏汉字的识字教育的,更主要的是,我在一本计算机普及的图书上看见对形码、音码和音形码等的对比介绍中,一眼就相中了自然码,并且用上了它。要知道用自然码当时还是要有点技术的。除了期末考试笔试有5分外,上机考试还有打字速度测试,虽然打字不限定输入法,但要把自然码弄到考试的PC机里面,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的。   扯远了,五笔字型和自然码的选择,并不是我在这里讨论的重点,毕竟他们不是一类输入法,没有直接的竞争,但是最近五笔字型高调推出手机输入法后,我心血来潮的搜索了一些相关信息,我竟然有些异样的情绪了。   在那篇文章中,我特别留意这么一段话:   反伪科学著称的著名科学家、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也称赞“王永民的发明是真科学不是假科学!王永民教授不仅是弘扬传统文化的,而且是进一步创新、进一步改进传统文化、进一步推动传统文化的。”   什么是科学,什么是弘扬传统文化,我哑然。   虽然五笔字型是成功的,但不见得它就是科学的,这种例子在IT界不在少数。在吴越的《哪一种汉字输入法最好?》文中提到,“经过我……十几年……的比较,我认为音码中比较好的是自然码,形码中比较好的是表形码。”五笔字型不在吴老的推荐之列。   1995年9月8日,由国家技术监督局和电子工业部领导的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以信标字61号文件向全国推荐首批汉字输入法共六种,其中音码有长城ABC、天利、新拼音、自然码;形码有表形码和郑码;五笔字型不在推荐范围之内。   可是在这样“科学”不偏向五笔字型的情况下,为什么五笔字型却取得了成功,成为学电脑的代名词了呢?我想,如下的文字可能特别让人回味吧:   ……后来听说国家科委成果局发文向全国推广五笔字型,陈爱文、陈尚农、蒋文钦等到科委成果局提反对意见。科委干部认为“你说自己的编码比五笔字型好,要拿出文章来。”于是,陈爱文和蒋文钦花了几个月时间,写出了《评王永民五笔字型编码》,由北大出版社出版。陈爱文只会写文章做学问。他的朋友胡双宝在北大出版社工作,知道他的文笔,愿意帮他出版,讲好是自费印刷,出版社出一个书号,写好后即印刷。胡双宝大概跟社长打过招呼,却没有订合同,当即印好了一万本。还没有上《图书新书目》销售,就碰上汉字编码委员会开会。陈爱文在会上分送了300本。   王永民知道后,马上来了个《紧急照会》。此《照会》首先把自己吹了一通,说自己是“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奖章获得者”等等,似乎批评了他的五笔字型就十恶不赦。《照会》说《评王》指出“王码认为字根不能有客观标准,只能由设计人‘精心筛选’,让用户去逐个记忆”、“王码拆字法对识字教育有一定程度的破坏性”……等,都是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王永民还弄来一张新闻出版署的便条,要求立即封存。据说《人民日报》有个记者,也给出版社打电话进行威胁。社长害怕王永民的势力,就推说此书没有获得许可,是责任编辑擅自印刷出版的,表示愿意封存,并负担印刷费用。现在想想,这可能是个骗局。北大出版社将书运走后,《科技日报》刊出了一则消息,说陈爱文盗用书号搞非法出版物。湖南有个《发明者》的小报刊载了一篇《假批评,真玷污》的文章,攻击陈爱文“玷污了五笔字型”。   像王永民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做生意的。他知道什么时候演什么戏。这个时候,五笔字型正在向全国展开,如果上层此时转向,那他就完了。所以他使尽力气,不择手段压住表形码。《评五笔字型编码》所写的全部是学术问题,没有半点人身攻击。但在那个混乱时期,谁也说不清。与表形码相比,五笔字型显然极其低劣。当时温州侨厦公司经理金良澄觉得表形码确实好,愿意拿出十万元摆擂台,与五笔字型一比高下;云南大学的中文系副教授张在云,发现五笔字型对识字教育的损害,组织了学术研讨会请王永民去答辩。这两件事王都不敢答应。   在五笔字型和表形码的战斗中,表形码失败了,但更多的人认为,它失败在策略上而非技术上。 “我们要的是市场,不是科学!”这种思维模式,是否是造成今天中国人输入汉字的时候,仍然是以智能ABC为绝对主流的一种流毒的原因呢?倘若万码奔腾的年代有几个好学易用的输入法依靠实力脱颖而出,至于今天没有好的输入法可用么?   我向来是重技术而轻市场的,如果两者发生了冲突,我一定是站在技术这一边。正如刘旭在瑞星的失势,我站在刘旭这边;王志东在新浪的失势,我站在王志东这边。在五笔字型和表形码的战斗中,虽然表形码失败了,虽然我没有全面的比较过两种输入法的优劣,但是我毫无疑问的站在表形码这边,原因很简单:   五笔字型赢的不地道。   在输入法已经不是业界主流的时候,五笔字型弄出一个手机输入法就整出这么大动静,可想而知那能量……,还是人民大会堂,还是反伪科学斗士,还被冠以当代毕升的头衔~   是时,我渐渐的感到一种寒意……因为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他知道什么时候演什么戏。

发表在 自然码 | 评论关闭